金沙手机投注-线上投注

分享到:

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改判无罪 儿子:终于等到这一天

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改判无罪 儿子:终于等到这一天

2020年08月05日 00:20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改判无罪

  1993年被控杀害同村2男童,判死缓后持续申诉;江西高院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8月3日,张玉环家老宅外景。

  8月4日16时许,江西高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杀童案,宣告张玉环无罪。

  张玉环,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宫圳村委会镇头岭张家村村民,今年53岁。1993年12月,时年26岁的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两名男童。1995年1月,张玉环因故意杀人罪,被南昌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实行。同年3月,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一审判决,裁定南昌中院重审此案。

  2001年,南昌市中院对张玉环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判处死刑,缓期两年实行”的判决。

  多年来,张玉环及其家人、代理人持续申诉,请求法院依法判处其无罪。2019年3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再审该案,并于今年7月9日上午9点公开开庭审理。

  在庭审现场,江西省检察院出庭检查员向法院提出,张玉环故意杀人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依法改判张玉环无罪。法院决定择期宣判。

  昨日下午,江西省高院公开开庭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法官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张玉环犯罪,其此前的有罪供述真实性存疑不能作为合法证据,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判定其为无罪。

  张玉环在南昌监狱通过直播屏幕听完了宣判结果。至此,张玉环被羁押9778天。昨晚,张玉环已回到家中。

7月11日,张玉环的二儿子张保刚站在坍塌的老宅门前。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7月31日,得知张玉环案即将再审宣判的消息后,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和两个儿子从福建东山县赶回了进贤老家。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27年已经够漫长了,但这一个月显得更加漫长。”张玉环的二儿子张保刚说。

  7月6日,他们已经回来过一次。当时,宋小女从代理律师处得知,再审将会在7月9日开庭,她急忙和儿子搭了一位江西老乡的顺风车赶回老家。

  她和儿子先回了张家村,为张玉环准备住处。自从张玉环出事后,他们情感意义上的家就已经没了,老宅也很快荒废。

  如今,老宅几乎已经完全坍塌。卧室里,屋顶的瓦片铺满了地面,所有家具都只剩断木。只有一个木制储物柜,还剩两片木板,这是唯一还能承载这个家庭生活记忆的物件——张玉环曾经是个木匠,新婚家具都是他一手打造的。

  张玉环80多岁的母亲住在老宅旁边的一栋二层房子里,三儿子多年前把房子盖好后,一直没有装修,老人独自栖身于此。宋小女母子三人花了一天时间才收拾了一间空房出来。

  7月9日凌晨三四点钟,终于挨到天亮,宋小女实在躺不住了,她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去梳洗打扮。那天早晨,为了能让张玉环看到自己最漂亮的形象,她换上了儿子给她买的新衣服,用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寻找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发型。

  7月9日中午12点,随着法官宣布择期宣判,闭庭槌音的响起,宋小女觉得“好遗憾”,“白瞎了我一个早晨梳的头发。”

  最后宣判的时间未定,她和两个儿子先返回了福建,归途中,她发了一条朋友圈:“这短短20天,仿佛又把我带到了1993年,那个度日如年的日子。永远不要嘲笑一个喝醉酒哭的人,你永远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宋小女和张玉环早年的合影。

  涉杀人案被判死缓

  1993年10月24日午饭时,张家村的两名男童——6岁的张某荣和4岁的张某伟失踪了。

  一时间,整个村子都开始帮忙寻找两个孩子,第二天上午,张某荣和张某伟的尸体在距张家村北约2华里的下马塘水库里被发现。

  根据进贤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事后出具的破案报告,两男童尸体打捞上来准备下葬时,有村民发现两男童的脖颈处有他杀痕迹。在对全村61户村民逐户排查后,警方将张玉环锁定为“犯罪嫌疑人”。警方在破案报告中写道:张玉环在接受警方问话时,“神情紧张,不停地两手搓擦”,对自己手上的伤痕说明不清。

  10月27日,两名男童的尸体被发现两天后,张玉环被收容审查。

  据辩护律师尚满庆先容,审讯期间,张玉环共做出了六份笔录,其中两份是有罪供述。

  第一份有罪供述形成于1993年11月3日,询问笔录显示,张玉环自述,事发当天,他看到两名受害男童在本村一处水塘边玩耍,想起张某荣曾偷倒过自家的油、盐,自己找其父母理论时,没有得到满意答复,便想趁机教训他,并随之起了杀意,最后在水塘旁的菜园处,用在水塘边捡来的“蛇皮袋做的绳子”勒死了张某荣。为了灭口,将张某伟也一并杀害。

  在当年11月4日作出的第二份有罪供述中,张玉环此前交代的杀人地点变成了自家住宅,杀人工具变成了自家“屋檐下一根用封麻袋口的绳子纺成的大人手指粗的麻绳”,杀人起因则是看到张某荣和张某伟在自己屋前将阶檐上的土往下面扒后,联想到张某荣以前打过他儿子,还倒过他家的油、盐,进而对两个孩子起了杀意。

  在这两份有罪供述中,张玉环交代的杀人地点、杀人工具和杀人动机均有所出入,但最终,它们一并成为警方据以认定张玉环故意杀人的主要证据。

  1995年1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依法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实行。

  张玉环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995年3月,江西省高院发布刑事裁定书,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南昌中院重审。

  2001年,南昌中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张玉环再次提出上诉,同年11月,江西省高院驳回了他的上诉。张玉环随之被送往南昌监狱服刑。

  持续申诉近27年

  司法机关认定张玉环有罪的证据主要是他的两份有罪供述,但张玉环辩称,那两份有罪供述都是在警方刑讯逼供和以家人安全相要挟下做出的。

  在一份申诉状里,张玉环曾详细讲述了他被刑讯逼供的经过。

  一审判决书显示,张玉环曾在法庭上辩称自己是冤枉的,杀人罪行是被公安局办案人员屈打招认的。但南昌市中院认为,“张玉环辩称冤枉,纯系推卸罪责,不予采纳。”

  在等待终审判决的六年里,张玉环被羁押于进贤县看守所。

  2001年,黄冠明和张玉环一起被羁押于进贤看守所,两人在同一个监室里待了十来个月。黄冠明记得,那段时间里,张玉环精神负担很重,常常闹绝食,碰到领导模样的人就砸门喊冤。在看守所里,张玉环很喜欢和有学问的人讲自己的案情,让别人引导他怎么写申诉书。

  黄冠明告诉记者,他曾经问过张玉环,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张玉环说,“我根本不会做那样的傻事。”

  探监的时候,张玉环的大哥张民强告诉张玉环,“如果事情真是你做的,判个死缓就谢天谢地吧;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就继续写材料申诉!”

  张民强说,他每次探视都会给弟弟带去一百个信封和一百张邮票,他让弟弟每周给相关申诉单位写一封信。经年累月下来,张玉环自己寄出的信至少有上千封,经他的手寄出的也有两三百封。

  2017年,律师王飞和尚满庆接手了这个案子。2018年,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张玉环案启动立案复查。2019年3月,江西省高院决定再审张玉环案。

  8月4日晚,张玉环回到家中,见到了一直等他回家的母亲。A10-11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逯仲胜 吴琪 张胜坡

  四分五裂的家庭

  宋小女回忆,得知张玉环被定为凶手时,她当时哭着瘫软在了路边,不停对身边人说“这绝不可能”:她不相信丈夫会无故杀死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两个邻家孩子。

  1988年,两人结婚,婚后第二年和第三年陆续有了两个儿子。在她眼里,张玉环是个既能挣钱,又会顾家,对自己百般迁就、疼爱的丈夫。

  张玉环被警方定为凶手后,被害家庭的责骂、同村人的冷眼接踵而来。

  “事发以后,村里人对他家人看法很不好,没人再愿意和他家来往。”张家村村民张丁玲说。

  宋小女不敢再带着两个儿子在张家村生活下去。她和两个儿子辗转于娘家和几位亲戚家,“这家待两个月,那家待两个月,过着一种流浪生活。”

  1994年下半年,宋小女把两个儿子留给家人照顾,一个人去了深圳,在一位老乡的餐馆里刷洗餐具,打点后厨。

  1999年,经家人先容,宋小女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在决定和他一起生活之前,宋小女和他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要无条件地对她两个儿子好,二是,无论她什么时候想去看望张玉环,他都不能拦着。

  2012年,宋小女和张玉环正式签署了离婚协议。

  “一家人吃个团圆饭”

  昨日宣判后,宋小女用手机录制了一段视频,对所有帮助过张玉环的人表示感谢。

  一直为弟弟张玉环案申诉奔走的张民强说,2001年底弟弟被判处死缓,因母亲年迈、妹妹嫁人,家里只能靠他一个人为弟弟申诉。2002年到2017年,从手写到打印,他写了一千多封信。宣判后,张民强表示已经做好准备接弟弟回老家,与80多岁的老母亲团聚。“今天正好是农历十五,我让妹妹在家准备了汤圆,一家人吃个团圆饭”。

  张玉环的儿子张保仁称,4岁的时候父亲被抓,在记忆中父亲就没存在过,他也没有去想过父亲长什么样子,就连小学写作文《我的父亲》,都是以奶奶的事来改写。他表示见到父亲,也不想说什么,只想给父亲一个拥抱。

  昨晚6点半左右,张玉环回到了阔别近27年的家乡,身披大红花,下车就问“妈在哪?”还没走进家门,鞭炮声响了起来。两个儿子先后向父亲张开双手,嘴里喃喃说着什么,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则激动地哭了出来。回到家中的张玉环见到了一直等他回家的80多岁的母亲,身上的红花没摘,衣服没换,便坐在床上与家人聊了起来。

  ■ 关注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

  昨日无罪宣判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审判长田甘霖接受记者采访,解读改判。

  按照疑罪从无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

  审判长田甘霖表示,法院再审认为,原审认定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绳,经查与本案或张玉环缺乏关联;原审认定被害人将张玉环手背抓伤所依据的人体损伤检验证明,仅能证明伤痕手抓可形成,不具有排他性;原审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发现、提取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痕迹物证;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在杀人地点、作案工具、作案过程等方面存在明显矛盾,亦未得到在案物证的印证,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法院认为,本案除张玉环有罪供述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间接证据亦不能形成完整锁链。原审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对张玉环及其辩护人、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的应当改判张玉环无罪的意见,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予以采纳。据此,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前述判决,宣告张玉环无罪。

  法官表示,本案不属于“真凶出现”“亡者归来”的情形,而是按照疑罪从无原则进行的改判。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法院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和最高法院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决纠正冤错案件的决策部署,严格贯彻落实疑罪从无原则,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冤错案件发现一起、纠正一起。从“疑罪从有”到“疑罪从无”,是保障人权的必然选择,是司法的进步。再审改判张玉环无罪,充分体现了疑罪从无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贯彻落实。

  江西高院告知张玉环可申请国家赔偿

  审判长田甘霖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实行的,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法院宣告张玉环无罪后,已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如张玉环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法院将依法审理并尽快作出决定。

  再审审理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以张玉环遭受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为由,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庭前会议中,就是否启动排非程序,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均表示服从合议庭的决定。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依法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材料。合议庭经评议认为,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提供的线索和材料不充分,决定不启动排非程序,并形成庭前会议报告。再审开庭时,合议庭宣读了庭前会议报告,告知了不启动排非程序决定及理由。但就张玉环有罪供述的合法性问题,合议庭多次充分听取了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的意见。

  ■ 追访

  律师:接下来将启动国家赔偿事宜

  张玉环辩护律师王飞表示,案件的结果是公正的,但法院再审没有启动非法证据排除,对当年有罪供述和刑讯逼供问题进行进一步查证,是他认为案件仍旧存在遗憾的地方,同时他表示,将会根据张玉环的委托,对当年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和其他司法人员展开追责,同时接下来也会开始着手张玉环案国家赔偿的事宜。

  根据新京报记者梳理,张玉环是迄今为止无罪宣判的案件中,被羁押最久的当事人。近几年,无罪案件当事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有逐渐走高的趋势:2019年1月7日,吉林省辽源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被无罪羁押25年的刘忠林,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197万余元。2019年9月6日,金哲宏在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领取国家赔偿决定书,其被无罪羁押23年,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逾200万元。

  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王巍 逯仲胜 吴琪

【编辑:于晓】
关于大家 | About us | 联系大家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金沙手机投注-线上投注]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