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投注-线上投注

字号:

马背上的年三十:与边防官兵一起巡逻 艰辛超出想象

马背上的年三十:与边防官兵一起巡逻 艰辛超出想象

2020年01月29日 05:14 来源:解放军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马背上的年三十

  边防官兵巡逻的艰辛,超出记者的想象。

  1月24日,农历大年三十,大家来到新疆阿勒泰军分区白哈巴边防连,与边防官兵一起骑马巡逻。

  白哈巴边防连驻守在祖国西北,位于“雄鸡”版图尾端,被称为“西北第一哨”。他们守卫着漫长的边防线,几乎每天都有巡逻任务。

  出发前,记者面临着此行最大的难题——由于巡逻道路崎岖,必须骑马前往。

  “以前骑过马吗?”“骑过,在公园里。”上马前,连长郑海鹏向记者反复确认。了解到记者只骑过“游乐马”时,连长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脚只能伸进马镫子三分之一,万一坠马缠住脚就危险了”“要一直拉着马叉子,这就是‘刹车’,你的保命绳”“上坡俯身,下坡往后仰”……听郑海鹏嘱咐完注意事项,记者就晃荡着出发了。

  为了安全,郑海鹏让战士阿合卓勒牵着记者的马缰绳,跟在队伍末尾。

  哈萨克族战士阿合卓勒是连队的军马饲养员,军马的性格喜好他都了如指掌,单是听马喘气的声音,他就能知道马的身体状态如何。看到记者在马背上有些不安,阿合卓勒说:“马是通人性的,它能感受到你的害怕,你紧张它就躁郁,你放松了它也会放松。”

  阿合卓勒性格腼腆,唯独讲到军马时滔滔不绝:“军马的挑选是很严格的,身材、脾气、精气神都要把关,太烈的马拉不住,胆太小的马打都不走。每一匹马都有自己的名字,那个叫‘追风’,那个叫‘不拐弯’,你的叫‘二转子’,连长的叫‘白马’,连长还救过它一次。”

  2019年11月初,阿勒泰已经下了几场大雪。郑海鹏骑“白马”带队巡逻经过托勒姆托河时,河面两边已经结冰,中间的水流还没有完全冻住。郑海鹏骑着“白马”率先过河,一下连马带人栽进河里。他趁着还没完全沉下去,赶紧从马背上跳到一侧的冰面,可是“白马”两个前蹄上来后,两个后蹄还在冰水中挣扎,怎么也上不来,半个马身陷在河中。

  当时气温零下20摄氏度,郑海鹏顾不上腿部冻得发麻,赶紧喊来后面的战友,跪在冰上拼命把“白马”往上拽。经过一番拖拽,“白马”终于上岸,郑海鹏骑马一路飞奔赶回连队。回去后,他鞋底结着冰疙瘩,脱下的绑腿直接立在了地上,脚也冻得失去知觉,一连发烧好几天。经过这件事,郑海鹏与“白马”成了固定搭档。

  马背上的时间,简直太漫长了。到达一个休息点时,记者以为抵达了目的地,可郑海鹏的一句话,让记者的心往下一沉:“这还没走到五分之一呢!”

  越往山上走,气温越低,马鬃毛渐渐结满了冰霜。

  经过5个小时的跋涉,巡逻队伍终于到达目的地。休息时间,官兵拿出携带的单兵自热食品。由于气温太低,水壶里的水已冻成冰块。大家干脆就地取材,利用雪水加热。“咖喱鸡肉、雪菜肉丝、什锦米饭、扁豆牛肉饭……”这顿不太完美的“年夜饭”,大家吃出了别样风味。

  上山容易下山难。长距离的下坡路,军马一路小跑。为了保持平衡,需要用前脚掌用力蹬住马镫,身体尽量往后仰。颠簸、冰冷、腰酸背痛……记者明显感到体力不支。

  行至半山腰时,终于看到远处连队营区的灯光。此次巡逻路上,没有发现任何特情,记者问郑海鹏:“这么频繁的巡逻有必要吗?”他淡淡地回答:“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没有特情,但自己的领土,常来走走才放心。”

  此次8小时的路程,对于边防官兵来说,只能算是短途巡逻,但对于记者来说,已经是身体极限。下马时记者双腿无法站立,腰也直不起来,浑身冻得发抖。

  只有当自己亲身经历过后,才更懂得边防官兵的艰辛。

  致敬,边防军人!

李 响 马艺轩 徐明远

【编辑:张燕玲】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军事频道
关于大家 | About us | 联系大家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金沙手机投注-线上投注]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